神秘的梦,壮观的景

与其说于云天是一位摄影家,倒不如说他更是一个行者,他的内心永远追求自由,他的脚步永远不愿停滞, 他总是在浪迹天涯,他总在云游天下。他说,他要用自己的双脚去丈量壮丽的山河,摄影正好可以在远行 的路上记录自己的感受。

由于工作关系,与于云天已相识数年,并时常在各种摄影活动中碰面,感觉他人极随和,人缘甚 好。无论是摄影圈中的大腕或者爱好者,他从来都是客客气气。近年来,于云天常外出讲课,所以学 生遍布大江南北,常听他的学生说,欣赏于老师的作品,更佩服于老师的人品。这也许就是人们对他 最初的印象吧,其实于云天绝不仅仅是一个好人那么简单。

早年,于云天可谓是多才多艺,经历丰富。他毕业于天津工艺美术学院,曾经做过运动员、笛子 演奏员、美术教员、新闻纪录片摄影师、摄影记者和杂志主编等等。从事过绘画、版画、雕塑等多种 形式美术创作。

在中国摄影界,于云天绝对可以属于中坚力量。1989年,“半路出家”的他就以一组“刀味” 十足的《九歌》摘取了首届中国摄影艺术金像奖,在中国摄影界引起不小的轰动。从此,于云天名声 鹊起,一炮而红。此后,于云天很快就跻身中国顶尖风光摄影家的行列。

殊不知,一向儒雅的他,在创作上却近乎玩命,当年他数次进藏创作,经历了无数险情,在珠 穆朗玛峰拍摄时,以融雪解渴,当晚喉咙红肿,开始发烧,幸亏一个经验丰富的外国登山队队长要 他马上下撤,才保住性命,不过却留下了慢性咽炎
的宿疾,嗓音中多了一丝沙哑。直至今日,他仍然强调一个摄影师的创作精神。我曾有幸与他在一 个摄影团中共同相处了十余天,颇有些感慨。一次进入景点创作,来回10多公里,道路泥泞崎岖, 别人都是骑马,而他却始终徒步,等他返回时居然还是精力充沛,而其他人几乎都被拖垮了。他说, 他要用实际行动让团员们看看,一个真正的风光摄影师所应具有的创作态度和身体素质。每天拍 摄不管多累,他都要坚持写日记,这是他多年来雷打不动的习惯,把拍摄的地点和感受等等记录下 来,那本畅销多时的《我思故我行》就是源于他十多年的日记。

“禅寂”派摄影,在多年的摄影创作中,于云天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人称“禅寂”派摄影。

禅,静也。作为中国文化的精华,禅体现了对于静气的把握,体现了一种平衡的关系,重视事物 的内涵,要求人要静,不能浮躁,要有平常心。这些都深深地影响了于云天的创作和生活。在他的 作品中时常体现了这种空灵与简洁。有着“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的意境。如果古人引禅入诗, 那么于云天就是引禅入影。

中国文人自古就有寄情山水的雅兴与传统,与山水对话,与天地唱和。于云天的作品中往往体 现了他对于大自然的激情和态度,蕴含着磅礴的气势和神秘的梦境。他的作品中渗透着浓厚的东 方文化的气息,为此,他多次应邀出国举办中国风光摄影展览。

海螺沟,四川,这是贡嘎山脉中的一座雪山,暖光射在雪山上与暗处的雪挂恰好地融合, 展现了细腻的层次和丰富的影调。林好夫特艺2000相机,施耐德210mm f/5.6镜头。

商业与艺术,尽管他是一名著名摄影家,但是作为自由职业者,他也同样面临生存的压力。多年来,他作为 商业摄影师拍过人像、产品,建筑,为企业、地方政府拍过画册等等,几乎商业摄影的门类都有所 涉及。商业摄影为他解决了生存的问题,也为他的创作提供了经费。但是他并不想为金钱所累,坚持 着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尽管他曾经有许多机会都可以获得优厚的待遇,但是为了能够自 由的远行,他都放弃了。浪迹天涯对于他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在当今的社会里,很少有人能够执意构 建自己的精神世界,而他却愿意放弃一些物质利益,一次次地去远行,去漂泊,他一直坚持着这种 生活方式。

音乐之声,熟悉于云天的人都知道,他是个不折不扣的音乐发烧友。 音响是发烧级的,即便在工作室,光盘也占据了不小的地盘。 他喜欢马勒、巴赫、贝多芬、肖邦、勃拉姆斯、舒伯特、德 沃夏克、柴可夫斯基和喜多郎等古典和现代音乐大师的作品。 在独自上路的日子里,陪伴他最多的是“巴赫”的曲子,Walkman和CD成了出门必备之物。他说,古人有“登山则 情满于山,观海则情溢于海”的说法,音乐家的作品中融入 了对自然的感情,他从音乐中能够感受到力量。

于云天的骨子里还是个传统的中国文人,儒雅、谦逊、羞 于谈及利益,坚守道德标准。这样的人在当今社会里总是显 得有些不合潮流。但是他一直坚持着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仍 将一次次地远行天下,他要用相机表达他对自然、对山川大 地的感情。他说,他甘愿过一种“无人喝彩”的生活。

金山岭长城,98年7月18日,当时天气很不好,大雨过后,大雾弥漫,以我多年的经 验判断,这种天气在金山岭长城可能会拍到绝佳的好片,果不其然,这 张照片是我众多长城照片中比较满意的一张。林好夫617相机 90mm镜头。

中甸,云南,在散射光的照射下,整个画面呈现出一种细腻精致的感觉,房子和旷野 营造出室外天堂的气氛,平淡而且平实,马的虚影有着时间的流逝感。哈苏203FE相机,施耐德140-280mmf/5.6镜头。

喜玛拉雅,西藏,这是在西藏海拔5300米的乌拉山口拍摄的,在自然光的变化下,产生的 局部光,给远山罩上了神秘的色彩。哈苏203FE,CFE350mmf/5.6镜头。

(以上为网络转载,不作商业用途)

首页社会